关于试行短轮伐期用材林采伐备案制的建议

2022年04月26日 09时14分   阅读:14657 次   来源:右江日报   作者:岑绍荣 覃雪晶   责任编辑:杨煜智 【  +放大   -缩小  】
  先试先行 破解瓶颈 助力乡村振兴
  ——关于试行短轮伐期用材林采伐备案制的建议

  百色是广西面积最大的地级市,森林资源丰富。全市林地面积4307.4万亩、森林面积4171.5万亩、活立木蓄积量1.54亿立方米,森林覆盖率73.03%。以广西百色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建设为契机,用活用足国家政策,探索林业经营改革,有利于推动千亿元林业产业和百色林业高质量发展。现就试行短轮伐期用材林采伐备案制提出如下建议。

  一直以来,林木采伐实施限额制,虽在森林资源保护和经营管理中发挥了一定作用,但在实践中也产生了诸多问题,引发了广大林业投资者和林农的异议,对林农的利益造成一定损失,违背了市场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阻碍了我市林业高质量发展。主要有以下几方面:一是“种树容易砍树难”问题突出。一些地方由于森林资源调查不精准,基础数据不实,加上评审环节干预,出现年度采伐限额与实际需求矛盾突出,造成年度采伐指标缺口大,“种树容易砍树难”的问题突出。如某县因采伐限额极度不足,只能采取排队抽签安排木材采伐指标,申请的采伐指标排到后四年,因不能如期采伐,很大程度挫伤了林农的造林积极性。自治区人大代表黄家弦曾反映:“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把林地、林木确权到户,林农有了山林,却难以申请到采伐指标。没有采伐自主权,无异于画饼充饥。”二是违法违纪案件增多。由于采伐限额缺口大,指标紧缺,造成违法违纪案件增多。如某县村民韦某,因申请了4年的木材采伐指标未得到解决,擅自采伐自有的杉木林,构成了滥伐林木罪,类似案件长期不同程度发生。三是增加廉洁风险。采伐证的发放过程中易存在人情证、超额发证等问题,增加了木材采伐指标发放过程的廉洁风险。如某县林业站原站长碍于面子、人情和利益诱惑徇私发放采伐指标,造成大量林木被滥伐,其个人受到法律严惩,同时损害了林业主管部门的形象。四是增加经营成本。林木采伐申请需要进行调查设计、林业部门层层审批等程序,增加时间、人力物力等经营成本,降低了林业经营效益。五是降低森林经营管理质量。由于采伐指标限制,林木进入成熟期后不能及时采伐利用,造成林木生长发育缓慢,系统功能退化或丧失,森林生态功能脆弱,经济效益低下。同时制约了低产林改造和更新,不利于提高森林经营质量,发挥商品林地的生态效益、社会效益、经济效益。

  鉴于以上问题,把林木采伐实行备案制管理列入广西百色重点开发开放实验区先行先试政策,率先探索创新森林经营模式,有效解决森林采伐限额指标不足的问题,提升群众植树造林积极性和国土绿化率,充分发挥森林生产力和经济效益,真正把“绿水青山”转化成“金山银山”,对发挥林业在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和助力乡村振兴战略中的巨大作用以及推进百色市千亿元林业产业发展和国家储备林项目实施,意义重大,十分必要。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人民生态意识逐步增强、林业经营观念和水平日益提高,实行短轮伐期用材林采伐备案制可加快森林资源增长。一是严管生态林,保持森林资源增长。严管生态公益林和自然保护区,保留其原有面积不变,生态功能和林木蓄积量稳步提升。商品林经营管理采用备案制,吸引更多投资者和林农参与到商品林的经营中,增加人工林面积,促进森林资源增长。通过市场调控,最大限度地保护林农利益,体现民本思想。二是提高造林积极性,推动森林资源增长。取消短轮伐期用材林采伐限额后,有效解决“种树容易砍树难”的问题,提高广大林农利用闲置林地造林的积极性,加快造林面积增长率,提高森林蓄积量。三是提高经营水平,促进森林资源增长。随着现代林业科技的进步,用材林培育效率大幅提高,可有效缩减林木培育周期,林木采伐周期缩短,加快了森林资源循环更新的速度。四是提升经济效益,助推森林资源增长。大径材原木经济效益远高于小径材原木,广大投资者和林农的生产经营理念也逐步改变,增加了林木培育周期生产大径材商品林,促进森林资源增长。同时从现实看,林木权利人一般会在短轮伐期用材林采伐后立即进行造林更新。短轮伐期用材林生长较快,能迅速填补因采伐导致的蓄积量空缺,保持森林蓄积量增长。

  实行短轮伐期用材林采伐备案制,科学制订森林经营方案是关键,规范技术是保障,必须根据实际情况制定具体措施。要根据不同林种、不同树种、不同区域结合地方森林培育及利用的中长期规划,科学制订具体的森林经营方案,为备案制度的实施提供基础依据。实行短轮伐期用材林采伐备案制突破了现行的林木采伐管理,是一项惠民政策。但在实施过程中可能会出现不可预见的问题。建议以百色试验区的个别县(市、区)或个别乡(镇)作为试点,林业行政主管部门在试点过程中加大政策宣传力度、加强监督指导,确保精准施策。试点成功后,认真总结经验,并逐步扩大试点范围。口岑绍荣 覃雪晶

  (作者单位:百色市林业科学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