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马前委会议和红七军河池整编(上)

2022年07月01日 09时20分   阅读:0 次   来源:右江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卢晓丽 【  +放大   -缩小  】

  1930年,军阀混战频繁,这在客观上为革命力量的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各地红军和根据地进一步巩固和扩大,党在城市的组织和革命力量也有相当的恢复和发展。革命开始走向复兴,但敌强我弱的形势没有根本改变,更没有形成中国革命的高潮。而这时以李立三为代表的中共中央领导人却骄傲起来,逐渐形成了“左”倾冒险的“立三路线”,它的贯彻执行,给党和革命力量带来了严重的损失。在“立三路线”形成过程中,中共中央和广东省委的“左”倾指示也对红七军发展方向和右江革命根据地建设产生了严重影响。

  1929年12月25日,中共广东省委致信红七军前委,传达中央指示红七军“发展的方面,毫无疑义的是应向着湘粤边界,只有这样才能与广东的群众革命运动和朱毛的游击战争相联系,这对于推进全国革命高潮的到来,有极重要的意义”。1930年1月,中共中央南方局和广东省委在对广西红军工作布置的讨论中,提出红七军发展的方向,“以东兰为中心深入土地革命,以与广东福建朱毛红军相呼应而达到汇合的前途”。1930年3月20日,中共中央给广东省委转红七军前委的指示信,再次明确指示“红军第七军发展的前途,无疑是向湘粤边、广东的中心推进与朱毛红军以及北江地方暴动取得联络,以争取广东先胜利的前途。同时应推动当地广大群众起来深入当地的土地革命。红军第七军必定要向外发展才能实现其主要的任务,他的发展前途无疑是向湘粤边、广东的中心推进,与朱毛红军汇合起来,以争取广东一省或数省的先胜利前途。”“你们向湘粤发展时必然要将当地的农民队伍带一大部分出来,因为这些可以锻炼为红军中心战斗力量。”4月20日,中共中央给红七军前委的信再次重申:“你们仍须坚决地执行中央所指示的发展路线,应从速集中力量,审查广西敌人的实际状况,经过柳州取道湘粤边界向广东北江、西江发展,现在广东正在布置东江北江的地方暴动,你们应能在这一暴动中作主要推动力量之一,将来与东江、闽西红军向着广州取进攻形势,以争取广州胜利的前途。”遵照中央和广东省委的多次指示,红七军前委在6月率部回师百色,收复右江时,就决定暂在右江苏区活动三个月,扩大红七军,开展右江土地革命运动,保护秋收,然后向湘粤边发展。

  1930年5月,蒋介石和冯玉祥、阎锡山之间的中原军阀大战使客观形势出现了有利于革命的变化。在这样的情况下,党内一些人的骄傲情绪和“左”的思想发展起来了。6月11日,在李立三主持下,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了《新的革命高潮与一省或几省的首先胜利》的决议,对中国革命的形势、性质和任务等问题提出了一整套错误的主张,从而使以冒险主义为特征的“左”倾错误统治了中共中央领导机关。不久,李立三等人制定了以武汉为中心的全国总暴动和集中红军进攻中心城市的计划;随后又将党、团、工会的各级领导机关合并为准备武装起义的各级行动委员会,并先后命令各主力红军离开根据地去攻打武汉、南昌、长沙、九江、柳州等城市,幻想在短期内实现所谓“会师武汉,饮马长江”的目的。16日,中共中央发出给军委南方办事处并转红七军前委指示信,强调要“根据中央的政略路线,积极地用群众的路线扩大红军的组织,充实红军的内容,加强其战斗力,坚决地进攻敌人的柳州桂林向着广东的西北江发展”。9月3日,南方局发出给红七军前委和右江特委指示信,严厉批评右江党的工作路线完全是富农路线,一切工作完全由富农把持。南方局指示右江党委在全国准备武装暴动,争取武汉首先胜利和全国胜利的总布置下,在右江苏区党内和苏维埃政权内坚决地开展反富农的斗争,深入土地革命,坚决改造右江特委和右江苏维埃政府。来信还命令红七军“目前应立即到柳州、桂林创建工作,迅速地组织柳州、桂林的地方暴动,组织士兵暴动,深入土地革命,扩大工农武装组织,建立新的红军。运用党的新组织路线派选大批同志和群众投到张桂军中去,到柳州、桂林去进行工作。右江的党只有坚决实行这一路线。”南方局代表邓拔奇,携带这封信和中央政治局6月11日决议赴右江地区向红七军前委传达,指挥红七军主力远征夺取柳州、桂林、广州三大中心城市。

  9月中上旬,右江苏区土地革命深入发展,红七军空前壮大。红七军前委由于远离上海,并不知道中共六届三中全会已经批判结束了“立三路线”和停止调集全体红军“会师武汉,饮马长江”的冒险计划,仍然坚决执行中央原定“向中心区域发展,与朱毛红军汇合”的指令。为了部署红七军主力远征后的右江苏区斗争,前委连续颁发了第六、七号《前委通告》,中共右江特委也颁发《特委通告》等文件,明确通告各级党组织“红军第七军在目前政治形势之下,无疑是要很快向中心区域发展,实现其促进全国革命高潮之主要任务”。指示各地党政组织要坚决开展反富农路线的斗争,同时又明确提出了右江特委和右江苏维埃政府工作的主要任务是建立党在群众中的力量,巩固苏维埃政权,创造群众基础,正确规定了党和红军在苏区、游击区和白区的具体斗争策略。同月中下旬,红七军前委还在平马镇召开了中共右江特委扩大会议。会议开展反富农路线的斗争,决定撤销雷经天的职务,改选陈洪涛任右江特委书记和右江苏维埃政府主席,韦拔群、黄松坚、陆浩仁等为委员,留守右江领导斗争。会议要求各县党组织在红七军主力撤离右江苏区以前加紧整顿党和苏维埃的领导机构,坚决清洗不纯分子,纯洁地方党政军干部队伍,重组和发展各级赤卫军武装,深入土地革命,抓紧秋收,储藏粮食,做好长期艰苦斗争的准备。此时,前委和军部已命令四个纵队加紧做好准备,拟定10月1日分别从平马、田州和东兰北上河池集结。

  (原载《百色起义史稿》第十一章 红七军主力北上远征 第227页—229页)